孟德斯啾

千里快哉风

不甘心 但也只能跟自己说及时止损吧

接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点我都要拿到

大家…认真生活…合理饮食…

这里水土不服又饮食不规律的养生朋克玩家

在考试月

肠胃离家出走了…

啊!

我去搞法理了!

我的确有长处在,但我并非事事强于他人。

学会承认,但不能服输。

期末沖鴨計劃Day1

今日自習時長 8.5h

英語quiz複習

法制史 秦朝

憲法學 總論、一、二

活動差不多都結束了,今天剛好有空安心坐下來學習。英語水平確實在退化,今天看JWTRTTD有點吃力。憲法學一页一页翻ppt补笔记,有些后悔一开始没有好好学这门课,法制史一如既往的找漏洞作补充,我真的怀疑马工程教材的文编是不是随随便便寫的這本教材,謬誤之大漏洞之多令人歎為觀止。

最近飲食極不規律,有時一天只吃一頓,有時早中晚飯合成一頓大半夜去加餐,動機嘛,除了天太冷人太懶之外還有一點小心思奢望著能借此掉上幾斤秤,事實證明我是真的傻——不減反增,外加黃黃臉兒上幾顆痘痘閃閃發光順帶胃酸胃脹。

嗚呼哉!

也不立什麼flag了,安安心心乖乖巧巧規規矩矩吃飯去(唉又是一個

週五有時間再寫話劇和走秀的repo吧

好久不見,最近實在好忙。

話劇團的《風決英雄傳》週日在劇場上演,我現在天天忙著綵排不說,膝蓋因為時時刻刻下跪行禮青一塊紫一塊。雖然嘴上總是在抱怨,但我自己明白我有多熱愛這個社團。

月初報名的ICC比賽題目下來了,ddl是下週二中午,又要好一陣忙。週一民法非法人組織的答辯,週三和化工學院一起辦的班服T台,週四的英語quiz,明明還有一個月才到期末,現在已經是這樣忙了。

啊,我最近發現自己的英語水平呈現退化趨勢,有點慌張,一周只有一節英語課而且大多時候是老師在講,我這樣其實在某種程度上就是很不知羞恥的推卸責任,但是現在的英語對我來說,吸引力和壓力大大減少,以至於我分給英語的時間,除了每天的流利閱讀,其他恐怕所剩無幾。

我去努力啦,和朋友約好元旦在蘇州跨年,在這之前要把所有任務完成的(握拳

不知道是不是下雪的缘故,我有一点想家。

虽然总是说我享受孤獨,但是每每從人群中走過總是不由自主的故意把胸膛挺起來,光嘴硬:“什麼呀,我在不想家呢。”

今天去醫院查體,等結果的時候就去附近的商場閒逛。小楊生煎的顾客总是这么多,熙熙攘攘的隊排呀排呀好半天才往前動一動,年輕的媽媽笑著看軟胖的小女兒小心翼翼吮著湯汁,姥姥婆婆帶著孫兒走來逛去,追追攙攙。

上一次和傢人逛街是在什麼時候呢?

高三每日昏頭昏腦的刷題,偶爾休息一定是要睡上一整天,自然也就沒什麼功夫和媽媽逛早市。暑假也是每天不住的往外竄,今天聚會,明天學車,現在說起啦我都有一些詫異,三個月這麼長,到頭來我竟然沒有什麼好說。

有一點後悔。

魔都很繁華,學業很辛苦,話劇很有趣,生活節奏適應得不錯,我隻是於一點想傢。

我找盡時間和傢人通訊,發消息,“我今天早上又去跑步啦”、“今天憲法課好無聊喔”,人生真的太短,好時光也真的太少,我總是怕來不及。

每次和媽媽講“那你有空來看我啊”,儘管我們都知道所謂“有空”隻不過是個盼頭還是開心的說齣這句話,我們隔得真的好遠,迴傢已經從高中兩點一線變成了奢侈品。

啊我還是有一點想傢。

不是味覺,也不是觸覺,宿舍的床我睡得蠻舒服,這邊的氣候也很舒服,沒有目的,也許迴去之後我就又會迫切的想要離開,我還是非常想唸。

我討厭這個世界的大多數,但總有一些東西可以留住我。

上海下雪了,我還有四十天就可以迴傢了。

今天讀到一句話,是life is too short to be busy,我覺得的確是這樣的。

要不要訂車票呢?

大概是 喪 吧

在清空了大部分的論文之後我本以為自己可以有一個開心的週末。

well 事與願違的非常徹底了。

週六去例行查體結果,在消毒水氣味裡面坐了一整天之後被告知下週一四點之後才可以拿到結果。控制不住的去吃大量的碳水,儘管知道十天之後有秀要走,不吃晚飯但是控制不住的去吃宵夜,餓著不開心吃飽也不開心,甚至把事物放在嘴裡咀嚼完之後再吐出來,這並非是厭食症,我只是十分想逃避先前節食減肥而後在大量高熱量食物攝入後反彈這件事。但是身體已經對我的軟弱做出反映了,腸胃出現問題,臉色黃燜,皮膚油膩冒痘,然後是水腫。

在這一周我收到了許多聽上去不是那麼好的消息。

英語presentation因為選題為feminism太過于敏感導致無法進入複賽;英語quiz的成績發下來真的很砸鍋;校外聯展因為連續的下雨而取消;話劇角色入不了戲甚至還需要別人示範。

我發現我每一天都很忙碌,但我始終無法感覺到充實的快樂,我不知道自己再為什麼忙碌,我感覺到迷茫,我不知改如何面對期末的考試;儘管會有人羨慕我,我常常會嫉妒他人,甚至活在別人的眼色下;我好虛榮;我的三分鐘熱度一如既往;我非常想家。

我想讓自己開心起來,我想努力變的充實,我想以開心而並非罪惡的心情去吃喜歡的麵包;我想偶爾吃吃宵夜;我想睡懶覺;我想在課上流利發言;我想考全院第一然後開心的拿著獎學金回家過年。

其實把這些話敲出來我挺開心的,因為我常常不知道怎麼把它們說出來。悄悄地放在這裡,沒人知道我是誰,關掉網頁再把面具帶上,也是片刻喘息。

我就喪這麼一晚上,明天我就好了。

新的一天的開始著實有點遲了,昨晚熬夜趕工,今早九點才將將醒來。

我是個蠻情緒化的人,發現自己竟然睡了懶覺後的失落和煩悶在看到窗帘外晴廣的陽光之後瞬間消失無蹤(十二月的上海竟然不用穿秋褲,這個鼕天真的毫無尊嚴

早飯是雞胸肉小番茄和一大盒青菜,我現在暴風想吃串串。

說說我最近在幹什麼吧,話劇、presentation、On the People's Democratic Dictatorship&rule of law的論文、法制史十罪十惡對比、還有下週結課的老子思想與美國戲劇。

自前天導演告知我已被選入工會劇本起,我就開始了人生首次的軋戲生活,十分鐘之前我還是呂雉,十分鐘後我便成了聲嘶力竭的楚太太。話劇使你不得不熱愛,你總能在裡面體味到不一樣的人生。話劇讓人幸福也同樣使人崩潰,不吃主食不吃晚飯保持身體輕盈(鬼知道這是什麼輕盈法啊啊啊啊啊,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啃著玉米趕班車,窩在後座小聲嘟囔劇本,有些苦,但都是我從未嘗試過的。

到現在為止都沒有向父母提起過排戲的事,估計他們知道了就又要說我不務正業瞎胡鬧了,難得不用按照他們預期的軌跡生活,想來也不錯。

今天特別想進城,想坐地鐵晃晃悠悠,還想去看雙年展,想去吃八點醒和鮮芋仙,但是手頭一大堆事情還沒做,兩部話劇還要排,學生會和青誌協也是任務滿滿,嘛隻好給自己發一張空頭支票,“如果有時間”,雖然我也不知道這所謂的時間到底在何時才會齣現。

希望十二月里所有努力的事情都會有好的結果。

用功去了